• <tr id='UN5ftM'><strong id='UN5ftM'></strong><small id='UN5ftM'></small><button id='UN5ftM'></button><li id='UN5ftM'><noscript id='UN5ftM'><big id='UN5ftM'></big><dt id='UN5ftM'></dt></noscript></li></tr><ol id='UN5ftM'><option id='UN5ftM'><table id='UN5ftM'><blockquote id='UN5ftM'><tbody id='UN5ft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N5ftM'></u><kbd id='UN5ftM'><kbd id='UN5ftM'></kbd></kbd>

    <code id='UN5ftM'><strong id='UN5ftM'></strong></code>

    <fieldset id='UN5ftM'></fieldset>
          <span id='UN5ftM'></span>

              <ins id='UN5ftM'></ins>
              <acronym id='UN5ftM'><em id='UN5ftM'></em><td id='UN5ftM'><div id='UN5ftM'></div></td></acronym><address id='UN5ftM'><big id='UN5ftM'><big id='UN5ftM'></big><legend id='UN5ftM'></legend></big></address>

              <i id='UN5ftM'><div id='UN5ftM'><ins id='UN5ftM'></ins></div></i>
              <i id='UN5ftM'></i>
            1. <dl id='UN5ftM'></dl>
              1. <blockquote id='UN5ftM'><q id='UN5ftM'><noscript id='UN5ftM'></noscript><dt id='UN5ft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UN5ftM'><i id='UN5ftM'></i>
                初心100講? | 在奶粉罐裏藏了28年的絕筆信 背後藏著怎樣的故事?
                發布時間:2021-06-18
                來源:川觀新聞

                1959年,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周年,首都北京修建了十大建築作為獻禮。得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即將在長安街建成,時任北京化工學院副院長趙君陶從一個生銹的奶粉罐裏取出一封隱藏了28年的絕筆信,捐給了正在布展的軍事博物館。

                1623987290985023.png


                陶:

                余在瓊已直認不諱,日內恐即將判決,余亦即將與你們長別,在前方,在後方,日死若幹人,余亦其中之一耳。死後勿為我過悲,惟望善育吾兒,你宜設法送之返家中,你亦努力謀自立為要。死後屍總會收的,絕不許來,千囑萬囑。


                這封落款為“勛”的絕筆信是誰寫的?它的背後又藏著怎樣的故事?在宜賓市高縣,李碩勛烈士紀念館的工作人員曹夢娓娓道來。

                “生於四川宜賓高縣的李碩勛,是中國共產黨早期參與領導軍事鬥爭的先驅之一。”曹夢說,這是李碩勛1931年在海口英勇就義前寫給妻子趙君陶的絕筆信。

                1931年夏天,時任中共中央軍委委員、中共兩廣省委軍委書記的李碩勛在香港碼頭告別懷孕的妻子和年幼的兒子,身負黨的使命,只身前往海南島。

                此時的海南島正處於一片白色恐怖,李碩勛上島後立即投入到地下工作中。正當他與海南黨組織取得聯系,準備召開軍事會議,指導海南島的武裝鬥爭時,海口市原市委書記嚴鴻蛟叛變告密。

                8月13日晚上,李碩勛在海口市得勝沙路中民旅社被國民黨反動派逮捕,隨後關押在海南島瓊山縣監獄。

                在獄中,李碩勛經受了將近一個月的嚴刑拷打,直到雙腿打斷也沒有吐露黨的半點秘密。每次受刑被擡回來,他既吃不下飯也喝不下水,但他仍然堅持向獄卒、向難友,向他遇見的每一個人宣傳革命。

                在他的鼓勵下,和他關押在一起的40多名共產黨員沒有一個人叛變革命,甚至連獄卒也被他策反,悄悄地為他送出了這封信。這封信就是寫給他的妻子趙君陶,一經寫下就成絕筆。

                除了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以外,李碩勛對其余事情咬緊牙關。為了保護黨組織和同誌的安全,他叮囑妻子連遺體也不要來認領。

                這封信送出後,1931年9月5日,雙腿被打斷的李碩勛就被無計可施的反動派用籮筐擡往海口市東較場殺害,年僅28歲。

                在押赴刑場的途中,李碩勛從容鎮定,大義凜然,他對著周圍的群眾高呼:“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產黨萬歲”。

                趙君陶收到李碩勛寫給他的絕筆信後,立刻報告黨組織,黨中央命令全力營救李碩勛同誌。但很快,國民黨反動派就在報紙上大張旗鼓地刊登殺害李碩勛同誌的消息。

                趙君陶悲痛萬分地把報紙剪下來,和絕筆信一起藏在了兒子的奶粉罐裏。這一藏,就是28年的光陰。無論在怎樣險惡的環境下,趙君陶都像愛護自己的生命一樣,愛護著丈夫的絕筆信。

                “這封信寫滿了一個丈夫對妻子的深情,寫滿了一個父親對兒子的牽掛,也寫滿了共產黨員的鋼鐵意誌和革命者視死如歸的大無畏精神。”曹夢說,建黨一百年來,這封藏在奶粉罐裏的絕筆信和眾多紅色珍檔、革命文物不僅彰顯了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也讓革命薪火、紅色基因代代相傳。(趙榮昌  川觀新聞記者 袁婧)

                編輯人員:肖楊

                初心100講? | 在奶粉罐裏藏了28年的絕筆信 背後藏著怎樣的故事?

                發布時間:2021-06-18 來源:川觀新聞 字體大小: 分享至:

                1959年,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周年,首都北京修建了十大建築作為獻禮。得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即將在長安街建成,時任北京化工學院副院長趙君陶從一個生銹的奶粉罐裏取出一封隱藏了28年的絕筆信,捐給了正在布展的軍事博物館。

                1623987290985023.png


                陶:

                余在瓊已直認不諱,日內恐即將判決,余亦即將與你們長別,在前方,在後方,日死若幹人,余亦其中之一耳。死後勿為我過悲,惟望善育吾兒,你宜設法送之返家中,你亦努力謀自立為要。死後屍總會收的,絕不許來,千囑萬囑。


                這封落款為“勛”的絕筆信是誰寫的?它的背後又藏著怎樣的故事?在宜賓市高縣,李碩勛烈士紀念館的工作人員曹夢娓娓道來。

                “生於四川宜賓高縣的李碩勛,是中國共產黨早期參與領導軍事鬥爭的先驅之一。”曹夢說,這是李碩勛1931年在海口英勇就義前寫給妻子趙君陶的絕筆信。

                1931年夏天,時任中共中央軍委委員、中共兩廣省委軍委書記的李碩勛在香港碼頭告別懷孕的妻子和年幼的兒子,身負黨的使命,只身前往海南島。

                此時的海南島正處於一片白色恐怖,李碩勛上島後立即投入到地下工作中。正當他與海南黨組織取得聯系,準備召開軍事會議,指導海南島的武裝鬥爭時,海口市原市委書記嚴鴻蛟叛變告密。

                8月13日晚上,李碩勛在海口市得勝沙路中民旅社被國民黨反動派逮捕,隨後關押在海南島瓊山縣監獄。

                在獄中,李碩勛經受了將近一個月的嚴刑拷打,直到雙腿打斷也沒有吐露黨的半點秘密。每次受刑被擡回來,他既吃不下飯也喝不下水,但他仍然堅持向獄卒、向難友,向他遇見的每一個人宣傳革命。

                在他的鼓勵下,和他關押在一起的40多名共產黨員沒有一個人叛變革命,甚至連獄卒也被他策反,悄悄地為他送出了這封信。這封信就是寫給他的妻子趙君陶,一經寫下就成絕筆。

                除了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以外,李碩勛對其余事情咬緊牙關。為了保護黨組織和同誌的安全,他叮囑妻子連遺體也不要來認領。

                這封信送出後,1931年9月5日,雙腿被打斷的李碩勛就被無計可施的反動派用籮筐擡往海口市東較場殺害,年僅28歲。

                在押赴刑場的途中,李碩勛從容鎮定,大義凜然,他對著周圍的群眾高呼:“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產黨萬歲”。

                趙君陶收到李碩勛寫給他的絕筆信後,立刻報告黨組織,黨中央命令全力營救李碩勛同誌。但很快,國民黨反動派就在報紙上大張旗鼓地刊登殺害李碩勛同誌的消息。

                趙君陶悲痛萬分地把報紙剪下來,和絕筆信一起藏在了兒子的奶粉罐裏。這一藏,就是28年的光陰。無論在怎樣險惡的環境下,趙君陶都像愛護自己的生命一樣,愛護著丈夫的絕筆信。

                “這封信寫滿了一個丈夫對妻子的深情,寫滿了一個父親對兒子的牽掛,也寫滿了共產黨員的鋼鐵意誌和革命者視死如歸的大無畏精神。”曹夢說,建黨一百年來,這封藏在奶粉罐裏的絕筆信和眾多紅色珍檔、革命文物不僅彰顯了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也讓革命薪火、紅色基因代代相傳。(趙榮昌  川觀新聞記者 袁婧)

                編輯人員:肖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