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zmJgdj'><strong id='zmJgdj'></strong><small id='zmJgdj'></small><button id='zmJgdj'></button><li id='zmJgdj'><noscript id='zmJgdj'><big id='zmJgdj'></big><dt id='zmJgdj'></dt></noscript></li></tr><ol id='zmJgdj'><option id='zmJgdj'><table id='zmJgdj'><blockquote id='zmJgdj'><tbody id='zmJgd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zmJgdj'></u><kbd id='zmJgdj'><kbd id='zmJgdj'></kbd></kbd>

    <code id='zmJgdj'><strong id='zmJgdj'></strong></code>

    <fieldset id='zmJgdj'></fieldset>
          <span id='zmJgdj'></span>

              <ins id='zmJgdj'></ins>
              <acronym id='zmJgdj'><em id='zmJgdj'></em><td id='zmJgdj'><div id='zmJgdj'></div></td></acronym><address id='zmJgdj'><big id='zmJgdj'><big id='zmJgdj'></big><legend id='zmJgdj'></legend></big></address>

              <i id='zmJgdj'><div id='zmJgdj'><ins id='zmJgdj'></ins></div></i>
              <i id='zmJgdj'></i>
            1. <dl id='zmJgdj'></dl>
              1. <blockquote id='zmJgdj'><q id='zmJgdj'><noscript id='zmJgdj'></noscript><dt id='zmJgd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zmJgdj'><i id='zmJgdj'></i>
                雅安市漢源縣:從被動“接單”到主動“點單”,終究倒在“圍獵”中
                發布時間:2022-05-09
                來源:雅安市紀委監委

                “現在除了悔恨剩下的還是悔恨,我想用自己慘痛的經歷告訴身邊人,用自己掙的幹凈的錢去生活才是最大的幸福。”日前,雅安市漢源縣殘疾人康復中心原副主任、縣中醫醫院基建辦原主任徐某,在庭審現場悔恨不已。然而,為時晚矣。

                徐某曾參軍入伍,年輕時也是一名熱血青年,在部隊時不僅入了黨,還曾榮立三等功。退伍後的徐某被安置到漢源縣婦幼保健院工作,因為工作努力,表現突出,多次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並被提拔為縣婦幼保健院副院長,分管搬遷重建工作,手中掌握著大量資金和項目。此時的徐某正所謂春風得意馬蹄疾,然而隨著縣婦幼保健院整體搬遷重建,他與各路商人老板接觸的機會多了起來。

                徐某回憶到,“那時候身邊的老板商人總‘善意提醒’我,多為自己盤算盤算,並幫忙出‘點子’,傳授‘門道’,自己的警惕性漸漸放松了,意誌也產生了動搖。”

                徐某受賄案庭審現場。(杜燕攝)

                思想防線的缺口一旦打開,貪腐的病毒就會趁虛而入。自認為從商人朋友那裏掌握了“生財之道”的他,憑借著手中握有的權力,開始了他的“生財之路”。

                很快,“生意”就送上門來。成都某電梯公司負責人找到他,請求他在婦幼保健院電梯采購時將自己公司的電梯參數寫入招標文件,幫助其中標,並許諾事成後將給予徐某好處費。徐某開始發揮他的“小聰明”,在他的幫助下,該電梯公司順利中標,鄧某某也識趣地送給上感謝費3萬元,徐某輕松予以笑納。

                “首戰告捷”且嘗到甜頭的徐某越來越大膽,和各路商人走得越來越近,相互之間的配合也愈發嫻熟。

                成都某私立醫院院長鄒某某便是徐某的友好合作夥伴,在徐某的“量身定制”下,鄒某某順利拿下該院醫療設備采購項目,一段時間後,徐某如法炮制,再一次幫助鄒某某中標縣婦幼保健院設備采購項目。事成後,鄒某某送給徐某好處費10萬元。

                之後,徐某轉任縣中醫醫院殘疾人康復服務中心副主任。上任不久,他便將眼光瞄向了計劃投資8000余萬元的該院醫技綜合保障樓項目。已經頗有斂財心得的他,決定對之前的“手法”進行“升級”,變被動“接單”為“主動點單”。為此,他還耍起了“小聰明”。他對外極力宣稱自己就是“院長”,為自己虛張聲勢,並開始私下主動尋找“合作夥伴”。

                他先後找到從事項目勘察設計、監理、工程施工的商人老板左某、劉某某、習某某等人商議“合作事宜”,將醫技綜合樓項目招標代理機構負責人郭某某介紹給這些老板認識,並授意郭某某在相關招標文件中設置條件幫助這些老板中標。在“徐院長”的幫助下,徐某的“合作夥伴”們先後都“如願”中了標。此時,徐某不忘提醒、暗示這些老板兌現當初承諾的“點子費”。

                被金錢蒙蔽雙眼的徐某,斂財的行為也愈發瘋狂。明知組織已經在對縣中醫醫院醫技綜合樓項目相關問題線索進行核查,卻仍舊利令智昏、肆無忌憚,不收斂不知止,直至被采取留置措施前兩個月,仍向工程施工方老板習某某索要“好處費”。

                最終,徐某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違紀違法所得予以收繳,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並處罰金30萬元。

                “從曾經的優秀共產黨員,到如今深陷囹圄,徐某並沒有將他的聰明用於工作中,而是沈溺於金錢帶來的快感無法自拔,任由貪欲望的雜草瘋長蔓延,丟了入黨初心,汙了清廉本色,最終機關算盡,踉蹌入獄。徐某墮落的軌跡再次警醒我們,唯有循道而行,方能行穩致遠。”辦案人員惋惜道。(作者:周芋橙)

                編輯人員:彭玉

                雅安市漢源縣:從被動“接單”到主動“點單”,終究倒在“圍獵”中

                發布時間:2022-05-09 來源:雅安市紀委監委 字體大小: 分享至:

                “現在除了悔恨剩下的還是悔恨,我想用自己慘痛的經歷告訴身邊人,用自己掙的幹凈的錢去生活才是最大的幸福。”日前,雅安市漢源縣殘疾人康復中心原副主任、縣中醫醫院基建辦原主任徐某,在庭審現場悔恨不已。然而,為時晚矣。

                徐某曾參軍入伍,年輕時也是一名熱血青年,在部隊時不僅入了黨,還曾榮立三等功。退伍後的徐某被安置到漢源縣婦幼保健院工作,因為工作努力,表現突出,多次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並被提拔為縣婦幼保健院副院長,分管搬遷重建工作,手中掌握著大量資金和項目。此時的徐某正所謂春風得意馬蹄疾,然而隨著縣婦幼保健院整體搬遷重建,他與各路商人老板接觸的機會多了起來。

                徐某回憶到,“那時候身邊的老板商人總‘善意提醒’我,多為自己盤算盤算,並幫忙出‘點子’,傳授‘門道’,自己的警惕性漸漸放松了,意誌也產生了動搖。”

                徐某受賄案庭審現場。(杜燕攝)

                思想防線的缺口一旦打開,貪腐的病毒就會趁虛而入。自認為從商人朋友那裏掌握了“生財之道”的他,憑借著手中握有的權力,開始了他的“生財之路”。

                很快,“生意”就送上門來。成都某電梯公司負責人找到他,請求他在婦幼保健院電梯采購時將自己公司的電梯參數寫入招標文件,幫助其中標,並許諾事成後將給予徐某好處費。徐某開始發揮他的“小聰明”,在他的幫助下,該電梯公司順利中標,鄧某某也識趣地送給上感謝費3萬元,徐某輕松予以笑納。

                “首戰告捷”且嘗到甜頭的徐某越來越大膽,和各路商人走得越來越近,相互之間的配合也愈發嫻熟。

                成都某私立醫院院長鄒某某便是徐某的友好合作夥伴,在徐某的“量身定制”下,鄒某某順利拿下該院醫療設備采購項目,一段時間後,徐某如法炮制,再一次幫助鄒某某中標縣婦幼保健院設備采購項目。事成後,鄒某某送給徐某好處費10萬元。

                之後,徐某轉任縣中醫醫院殘疾人康復服務中心副主任。上任不久,他便將眼光瞄向了計劃投資8000余萬元的該院醫技綜合保障樓項目。已經頗有斂財心得的他,決定對之前的“手法”進行“升級”,變被動“接單”為“主動點單”。為此,他還耍起了“小聰明”。他對外極力宣稱自己就是“院長”,為自己虛張聲勢,並開始私下主動尋找“合作夥伴”。

                他先後找到從事項目勘察設計、監理、工程施工的商人老板左某、劉某某、習某某等人商議“合作事宜”,將醫技綜合樓項目招標代理機構負責人郭某某介紹給這些老板認識,並授意郭某某在相關招標文件中設置條件幫助這些老板中標。在“徐院長”的幫助下,徐某的“合作夥伴”們先後都“如願”中了標。此時,徐某不忘提醒、暗示這些老板兌現當初承諾的“點子費”。

                被金錢蒙蔽雙眼的徐某,斂財的行為也愈發瘋狂。明知組織已經在對縣中醫醫院醫技綜合樓項目相關問題線索進行核查,卻仍舊利令智昏、肆無忌憚,不收斂不知止,直至被采取留置措施前兩個月,仍向工程施工方老板習某某索要“好處費”。

                最終,徐某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違紀違法所得予以收繳,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並處罰金30萬元。

                “從曾經的優秀共產黨員,到如今深陷囹圄,徐某並沒有將他的聰明用於工作中,而是沈溺於金錢帶來的快感無法自拔,任由貪欲望的雜草瘋長蔓延,丟了入黨初心,汙了清廉本色,最終機關算盡,踉蹌入獄。徐某墮落的軌跡再次警醒我們,唯有循道而行,方能行穩致遠。”辦案人員惋惜道。(作者:周芋橙)

                編輯人員:彭玉